文學之美感

因為文學主要是以其意義系統來讓人產生美感的,使字面義和語音構成的語言平面轉化為字面義和聯想義構成的藝術平面,而字面義和聯想義的結合,從古至今都是個性的。它體現經驗的相互關聯爲基礎的思維間的聯繫,其編硝是自然形成的。共同的經驗可構成共同的編碼,非共同的特異經驗構成個體編碼。所以因個人的素質、經歷、審美趣味、學識修養和人格高下的不同,字面義和聯想義之間的組合就會形成各種不同的內涵,呈現各自不同的意義空間。如“愛情”這個詞在向一語;言共同體中雖然具有共同的認知性字面意義,但作為具有個性的認知意義的詞,每個人的經驗感知卻是不一樣的,所以每一個人的感知件“聯想義”又多不同,故而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人眼小有一千個“林籬玉”,一千個人眼中省一干個“賈寶玉” 。在文學藝術的表現手法上,盡可能多地擴展它的聯想義,並且使語音的音樂表現力和聯想義的繪畫表現力高度結合,語言的“邏輯推理性”這才轉化為“造型畫面性”而與情感的物化形式形成一一對應關係。這在詩歌的話言藝術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如張若求的《春江花月夜》.我們可以先看看它其小的菜些詩句:“存江潮水連海平,悔上明月共湖少。湘湘隨波千萬里,何處存江五月明。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冠。”這裡並不是簡單的字面義的相加,而是迥過多種意象的組接和重疊造成語言表達上的聲色俱住的獨特效果,溢出的是悠悠悲戚的千古情懷。納綿而富有韻致,流暢而富有靈動感。這充分錶明了詩歌不能論釋的原因.因為詩歌展示的不是邏輯怠義,而是聯想義和語義結合的造型意義。

2016-01-06T17:25:16+01: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