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公权力与教育的边界明晰,需要在立法框架内实现以下目标

学校和整个教育制度必须以专业为基础。学生在未成年之前,主要需要专业的养成,学生在成年以后就有依据自己的判断进行政治选择的自由,这是他们的基本权利。为了保障教育的专业性,在公共教育权力享有和资源分配时,应尽可能剔除非理性因素的影响。

一是行政与学术角色分离,建立相对独立的专业委员会。

学校和教育部门的招聘、招生、人事任命、升迁都应把好质量关,防止权力的灰色运作和腐败滋生。在行政干预下所任命的校长只会唯上是从,即便口头上说师生重要,事实上很难真诚地为师生着想。学校的教学、人事、评价都免不了受政治的影响。在这种环境下,教师和校长之间关系不和谐,很难办出优质学校。建立相对独立的专业委员会,就是要确立符合教育特性的评价标准,以便将教师区别于一般政府公务人员,将学校教学区别于一般行政事务,进行专业的评价和判断,引导各级学校在自由竞争中见贤思齐,将学校办到第一流的品质。常态的学校本身就是五花八门,不能指望教育行政部门去做好管理和评价工作,也不能依据单一的标准对他们进行评价和管理,独立的专业委员会是以专业的方式对这些学校进行管理和评价的中介,使多样的学校实现相对一致的育人目标,乱中有序,培养出各不相同的人才。专业的评价和管理才能让尸位素餐的人未必混得下去,出类拔萃的人可以脱颖而出;学生可以量力而为,各自选择能力志趣相宜的学校,不必参与恶性的择校竞争。

2018-01-04T10:49:57+00:00 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