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尾照應、前後呼應

首尾照應。即文章的開頭與結尾夏為呼應。如秦牧《土地》的開頭:“北京有座美麗的中山公園,公園裡有個用五色土砌成的讓社稷壇。”文章結尾作者用這樣一句感嘆句呼應;“啊,這座發人深思的社稷壇!”用一種平靜的敘述句開頭,在討論了土地、祖國、風族等無滿著愛國主義熱情的話題後,自然地採用了高八度的抒情結尾,首尼呼應,強化了文章的主題。

前後呼應。即在文章的萊處設下​​伏筆.然後在下文中給予呼應。古人把這種結構方法稱為“草蛇灰線”法,意指在文章前面保草蛇灰線那樣隱約埋下伏線、而在下文予以照應的方法。如《紅樓夢》第二十六回“蜂腰橋設言傳心事”中“佳慧道​​:’我想起來了。林姑娘生的弱,時常他吃藥,你就和他要些來吃,也是一樣。”脂硯齋呼曰:“閒言中敘出招上之弱,草蛇灰線。”脂硯齋的意思是,仕意與小紅的這段閒話,為日後續玉的病逝作了鑰墊。茹志娟的小說《百合花》,講述文工團員“我”和一名小通訊員在一次戰役前到名鄉家借被子,小通訊員被一位新媳婦拒絕了,“我”第二次上門,那位新媳婦才借出了他們的新婚被子。小通訊員帶著一點佰緒地“接過被子,慌慌張張地轉身就走。不想他一步還沒走出去,就听見’嘶’的一聲,衣服抄住了門鉤,在肩膀處,錠下一片布來,口子撕得不小。”後來,小迥訊員在前線為保護擔架員壯烈犧牲,被抬到了後方包紮所,“我”和新媳婦都在。 “只見新媳婦端著水站在床前,短促地’啊’了一聲。我急撥開他們上前一看,我看見了一張十分年輕稚氣的圓胎,原來棕紅的臉色,現已變得灰黃。他安詳地合著眼,軍裝的肩頭上,露著那個大洞,一片布還掛在那裡。”當“我”去請了醫生四來,看見“她(新媳婦)低著頭,正一針一針地在縫他農肩上那個破洞。醫生聽了聽通訊員的心肌,默默地站起身說:’不用打釘“了。 ”我過去一摸,果然手都冰冷了。新媳婦卻像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到,依然章著針,細細地、密密地縫著那個破洞。”前後呼應的細節,把小通訊員和小媳婦的形象刻畫得十分鮮活感人。

2016-01-06T17:04:50+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