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對它的科學概括有沒有理論意義和實踐意義?

我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但是看來有的觀點並非如此。如主要從時間和地域去觀察現代教育的觀點著眼於外部因素而不從內部質的規定性和教育自身的發展去考慮問題,因而把現代教育概念相對化了。這就有可能作出一些違背其本意的不合理的推演。例如,根據這種觀點,杜威的教育理論和實踐將不能歸入現代教育範疇,19世紀後期和本世紀前期的教育理論和實踐,也不能算是現代教育,赫爾巴特更不能算;又例如,既然現代教育限於西方發達國家,而西方發達國家一般都是對資本主義國家的指稱,那麼也就意味著廣大發展中國家、社會主義國家、特別像中國這樣發展中的社會主義國家,它們的教育也不能歸入現代教育範疇了。再進而言之,這也把一般教育概念相對化了。似乎教育只是對一時一地政治、經濟現狀完全簡單對應,而沒有自身相對獨立的發展邏輯繼承性,更沒有未來性和超前性。無怪乎浮淺的經驗主義也在現代教育理論研究中有所表現,把簡單枚舉和描述當作論證。此外,有的同志沒有考慮到,共性是以多樣性表現出來的,多樣性必然顯示出穩定的共性。這也是這種觀點的一個疏忽。

主要從時間和地域觀察現代教育,雖然也給教育一定的規定性,但難以把握現代教育的總體,難以系統地揭示現代教育的來龍去脈及其多方面聯繫和發展規律。

2016-04-07T15:44:57+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