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獨特,富於創造

從靈感的功能來看f它具有超常獨特、官於創造的特點。所謂超常,是指靈感既不是常規思維所能控縱自如的,也不同於常規思維的一般邏輯進程和普通效能,而是“異軍突起”,效能特異,它的情緒的緊張度,精力的專注度,思維的靈敏度,想像的自由度,都發揮到不可以常理摸之的程度,通常的心理定勢和傳統格局完全打破了。簡直是“匪夷所思,匪交所想’。所謂獨特,是指靈感狀態有著特殊發現和特殊表現的功能,它的出現既是不可預測的、超常的,同時也就是不可重複的、無法模仿依傍的。是一種別開生面之思;別開生面之想,正如楊雄評司馬相如賦所說:“長卿殘不似從人間來,其神在之所至也。 ”因此,靈感顯示出一種超常的創造力,使文學創作更具獨創性。德謨克利特早就指出過:“一位詩人以熱情並在神聖的靈感之下所作的一切詩句,當然是美的。 ”一團創造性勞動,包括文學創作活動,之所以對靈感十分重視和珍惜,就因為它可退而不可求的這種超常獨特性,於完成其創造任務有著“畫龍點睛”的異乎尋常的創造功能。

靈感的這些基本特點,也不是各自孤立、互不相干的,作為一種特殊的思維形式,它的產生、狀態和功能是一個整體,有助於一切創造性活動,是文學獨創性的一個重要原因。

2016-09-14T09:13:00+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