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要流暢,但不能「熟」

所謂陌生化,就是對佾規、常識的偏離,造成語言理解與感受上的陌生感。在指稱上,要仗那些現女生活巾人們習以為常的東西化為一種具有浙的意義、新的生命力的話言感覺;在語言結構上,要使那些日常語言小人們司空見們的語法規則化為一種具有新的形態、新的市關價值的沿言藝術。在位語言的陌生化的過程小,作者必須釘一種脫胎換骨的勇氣和精神,擺脫傳統語言的束縛,進人下種全新的思維模式,進入一個嶄新的語言世界,使語言視野變得更加開闊。許多作家都在進行這種嘗試和創新,如孫犁小說的語由方式是一種返聯歸真之後的平淡。他的文學語言經過多年的修煉之後,已經去盡了語言的俘躁之氣,使漢語呈露出自身的質感,“冶煉”出了這種語言的“直味”,這是一個相當高的境界。錘煉語言也是許多作家從古人那裡繼承的一個良好傳統。讓曾棋說道;一個小說作家枉寫每一句話時,都要保第一次學會說這句話。 ”陌言寫到“生”時,才會有昧,語言要流暢,但不能“熟”。汗曾棋心這裡說的其實就是中國方代眾多文人反复提到的經驗,即文章的語言不應雕琢但要錘煉,要能夠寄奇於平淡之中。一個作家的語言如果初看上去相當平實,但又給人一種輕微的“澀”與“生”的感覺,有一種在白、淡之中的雅緻,那麼在讀者的心目中就會造成看似極白、其
實極雅,錘煉得個見仟何斧蹟的效果。

2016-01-06T17:23:44+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