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取精練曉暢的台詞

影視的運動性決定了人物語言的對白和獨白必須精練曉暢,一聽即恆。影視畫面一晃即過,所以人物語言不像小說那樣可以供我們反复閱讀揣摩。這樣,影視劇本創作中台詞的設計除了要個性化之外,還必須平易精彩。晦澀是影視中人物語言必須拒斥的。

影視台詞是影視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電影學會刪5年6月21日評選出了“美國電影百佳台詞”。電影“亂世佳人”(1939)中的對白“坦白說,親愛的,我不在乎“名列榜首,這是白瑞德給郝思嘉的臨別之言,影片最後,郝思嘉的名句”畢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排名第31位而她的另一句話”上帝給我作證,找永遠不會再挨餓“位居第59。這些台詞之所以令人難忘,是因為它們精練而且曉暢,同時也是個性化的,比如後面兩句,寫出了郝思系好強不屈的個性。第2名是“教父”(1972年)的“我要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第13名是”愛情故事“(1970年)的”真愛意味著水遠不必說對不起。“第24名是伯落大道”(1950年)的“我很大!是畫面太小了。“”卡薩布蘭卡“(1942年)中鮑嘉對褒曼說的”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城鎮,城鎮中有那麼多的灑館,她卻走進了我的“也令人難忘。這些台詞因其概括力和表現力而成為長久的經典。電影”紅色娘子軍“中有些台詞也很精彩,如女奴吳瓊花的對白”逃,打不死就逃“,對於表現主人公勇敢果決的性格是相當有藝術效果的。

2016-10-04T12:38:23+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