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其他国家的学生能成为最好的留学朋友?

这是一篇客座文章,作者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一位海外留学校友。她给留学体验表带来了一个新的视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1989年她出国了!我可能不需要解释当时的时代有一点不同。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本很棒的书,绝对有趣,而且和我在留学博客上的写作风格有很大的不同。享受。

准备出国一年?

两个建议:1。降低你对东道国人民的期望。2. 和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交朋友。温暖地依偎在宿舍房间里,在脑海中描绘你在国外的一年将会多么美好,就像试图生活在一部哈利波特电影里。我不想告诉你,但是艾玛不会成为你最好的朋友,也没有人会送你一只猫头鹰。拥有一切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温暖舒适的宿舍,舒适的大学床上用品,周末和高中同学一起回家;明年你就可以和这一切吻别了。明年是学习的一年,不是假期。你甚至会发现这是充满了蛇的一年(哈利波特参考-巨蛇)。你在国外结识的朋友对你的生存至关重要。像哈利一样,这些人是你可以寻求友谊、温暖和安慰的人。然而,这些学生很少来自你的东道国。发现自己身处美丽的苏格兰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惊喜之一。我不知道该期待什么,也不喜欢英格兰、苏格兰或西班牙以外的任何欧洲国家。

对我来说,西班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星球,是我和母亲一起度过夏天的地方,当时她在马德里管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夏季外语项目。

与美国的ESL学生非常熟悉,多年来许多人都住在我们家里;当我到达我的寄宿学校时,我并不一定期望受到热情的接待。苏格兰肯定不是我的主意。大学里有那么多精彩的课程,让我兴奋不已,我发现自己收到了一封来自学校的信,通知我第二年就要毕业了。我有足够的学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学位要求,所以加州大学的政策是“你走吧”。不知何故,有人建议我出国留学一年,我发现自己在看英格兰和苏格兰大学的招生简章。现在回想起来,我母亲可能是整件事的幕后推手。她知道自己已病入膏肓,此时已死于癌症。把我赶出这个国家是她对我隐藏痛苦的一种方式。

我带着背包和战斗靴来到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我被领进了一间没有暖气的宿舍,看上去像一座城堡。到达后的几个小时内,我被告知要和所有其他外国女孩在楼下见面。我穿着战斗靴和我最好的毛衣,走出《傲慢与偏见》,漫步走进一间大客厅。我坐在一个漂亮的金发女人旁边。她说:“我是西尔维娅,来自奥地利。你叫什么名字?她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又加了一句:“美国人?”

“嗨,是的,我来自加利福尼亚,你怎么知道的?”奥地利吗?我从未去过那里。她天真地补充说:“哦,你知道奥地利在哪里吗?”“当然,在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意大利、瑞士和斯洛文尼亚之间?””我补充道。西尔维娅仰着头笑了。“你是第一个正确回答这个问题的美国人,这让我很恼火。你相信人们真的会问我关于袋鼠的事吗,然后我不得不说不是澳大利亚,奥地利,并向他们解释。顺便说一句,靴子不错。”在那一刻,西尔维娅和我立刻成为了朋友。原来她姐姐嫁给了一个苏格兰人,他们住在圣安德鲁斯,这就是西尔维娅被送到这里上学的原因。她其实不想来,但这似乎比呆在家里好。

2019-04-11T12:40:57+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