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花两年时间完成法学院的学业呢?

在这个经济像一列过时的火车在爱荷华州的玉米地中缓慢前行的时代,法学院需要做一个关键的转向。让我们成为真实的。今天的法律教育方法已不再实用。当然,我只是从我自己作为一个三年级的法律系学生的经历说起;然而,我的抱怨同样令人不安……

我进入法学院的时候就知道我想当律师。从七岁开始,我就被培养和塑造了这个职业。我爸爸知道我喜欢读书和说话,我也知道我想帮助别人。法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我很幸运,在我的家乡为一家小型人身伤害/工伤补偿公司工作,能够体验到初中生时的律师事务所生活。作为一名接待员,最终成为律师助理,我能够接受客户咨询、法庭文件和礼仪方面的培训,并与法律专业人士建立联系。这一切都是在我坐下来参加LSAT考试之前实现的。现在,我正处于法学教育的核心阶段,我可以自信地说,这种环境对学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是的,我们都知道John Doe对布莱克克尔的逆权占有非常重要;但是我们能不能向萨利·苏解释一下为什么她不能跟房东解除租约?从法学院毕业的学生们知道如何建立一本商业书籍,而这正是许多法律招聘部门所希望的?那些在毕业时就知道如何专业地、满怀感情地处理敏感客户问题的学生在哪里?这一因素在今天的法律教育中严重缺失。

总的来说,我觉得美国律师协会和后来的法学院管理人员已经忽视了市场和消费者真正需要的东西。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教律师考试,还要教道德考试。就在上周,我和我的一位同学谈到了他们的毕业计划,我问他们是否知道如何起草一份民事诉讼诉状。我的同伴说不,一笑置之,说她肯定有一天会学的。疯狂了!我们必须对那些因为教育而负债累累的学生表示真正的关心;除了教他们如何写论文和参加多项选择考试之外。法律学校的管理人员应该没有理由告诉我她的工作是确保我通过律师资格考试,仅此而已。我肯定厌倦了听法学教授说:“哦,你的成绩证明不了你会成为一个多么优秀的律师。”不好意思,那我为什么要被评分?我对如今法学院的真正目的十分困惑。

每年有近4万名法学院学生毕业,改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每天我都试图弄清楚,在我去年毕业的大多数朋友要么没有法律工作,要么严重就业不足的情况下,有199所得到美国律师协会批准的法学院的就业率达到90%以上。我并不是说就业数据具有误导性;我是说,这些法学院存在着一个脱节和深层次的问题,即在思考未来时,没有恰当地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最后,我有两点建议,关于法学院如何能够转向并创造一个新的法律教育环境:

  1. 法律学院第三年的强制性实践经验
  2. 鼓励创新

作为一名律师,本质上意味着你是一名律师(支持或敦促以辩论的形式)。为什么不制定两年的案例/黑体字法,并要求第三年仅仅是实际或宣传工作?我已经读了三年级,我很难找到相关的(稍微有点娱乐性的)课程,因为我所有的“bar”必修课程都已经过时了。我可以想象我不是一个人。这段时间最好是做全职职员,或者为需要的人提供法律服务。第二,鼓励学生思考,不要在一家公司工作9-5,甚至在办公桌后思考。鼓励他们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找到有意义的方法让周围的世界变得更好。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找不到一份大律师的工作是可以的,你会给他们所需的资源来支持他们!这不是关于过高/管理不当的期望,这是关于面对我们的实际情况和寻找解决办法来改善我们的明天。

2018-06-18T10:51:29+00:00By |Categories: 新聞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