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作家對世界文學的理解

經典作家對世界文學也有兩種不同的理解:一種是一體化的“世界文學”一種是集合體的“世界文學”。我們認為兩種都沒有錯。前者作為一種預言、設想,目前雖然尚未出現,但不能說將來就不會出現。如果國家、民族消亡了,它的產生是完全可能的,現在作為一種美好的理想也未嘗不可。后者則在全球化的推動下,已經發生或正在發生,這已是人們感受到的。所以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說全球化不僅不是民族文學的終結者.而且為民族文學的發展和繁榮提供了新的機遇。全球化最大的功績是將民族文學從各自狹小的民族、區域的空間限制中提升到廣闊的全球性的空間,並將各個分散的民族文學聯結成一個宏大的集合體。它對各民族文學的繁榮和發展的意義是多方面的:一是擴大了民族文學的傳播范圍和發展空間,使其影響力不僅是民族性的、區域性的,而且是人類性的、世界性的;二是強化了各民族文學的交流溝通,為各民族文學的相互借鑒、優勢互補、共同繁榮不斷提供了機會;三是進一步激活民族文學的創新能力。民族文學有片面和保守的一面,長期的固陳守舊便會失去生命的活力。如果進入全球化的體系之中,便會不斷受到他民族文學的沖擊,在與他民族文學的比較、競爭中便會不斷創新、奮進。

2016-12-13T16:46:11+01:00By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